热门搜索:  as  as .  xxx  xxx a 2 2  as 6771 6771
您所在的位置:济南新闻网 > 财经 > ofo济南未了局:管理团队无人留守 交警部门已着手清理_学车小伙酒后开车

ofo济南未了局:管理团队无人留守 交警部门已着手清理_学车小伙酒后开车

共有 1 页 来源:jnxw.fytkclb.com 更新日期:2019-07-07 浏览:

  两年前“闪秀”济南的ofo,直接催生了山东省会城市共享单车市场三足鼎立的局面。但在去年10月ofo没落之后,三分天下骤然成了两强争霸。

  “没有维修、调运、管理的(人员),他们在济南没有负责的了。”提到ofo在济南的现状,作为主管部门的济南交警方面也颇为无奈。相关监管部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济南交警曾给ofo总部发函,要求其派员到济南管理单车,但至今没有下文。

  而在两年前(2017年8月7日),ofo高调入驻济南中海广场Officezip,双方一度畅想“共享出行+共享办公”将碰撞出怎样的化学反应。

  只不过,随着济南管理团队在2018年11月突然退租,ofo在济南街头只留下超万辆无人管理的单车。

  2019年7月上旬,记者多日调查发现,虽然济南各区交警部门在着手处理不能骑行的车辆,但从济南街头布满灰尘、支离破碎的小黄车情况来看,ofo在济南的最终命运似乎已经注定。

  ofo济南退租后走向解散

  济南的单车江湖,应该以2017年为起点。这一年的1月12日,小黄车首次进入济南泉城路商圈,虽然仅半天后便被城管和交警部门收走,但也宣告了ofo的“江湖地位”。

  此后,随着摩拜、哈啰陆续加入,济南共享单车市场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不过,行业的拐点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原因是ofo自身出了问题。

  “2018年6月份,当时三家成三足鼎立之势,大家也一片祥和,没成想过了几个月,从8月份开始,小黄车就不行了。”一位接近济南交警部门的人士表示。另外,有曾经在ofo济南工作的运维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虽然运维人员工资照发,但用户在退押金上出了问题,并演变到现在可能有千万人排队提取押金的局面。”

  而在接下来的2018年11月,情况愈加“不妙”。虽然租赁合同签到了2019年2月,但ofo提前撤离了其在济南中海广场三层的Officezip的办公地。

  2018年11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中海广场,Officezip招运中心一位王姓负责人透露,ofo提前解约退出了,公司员工在11月上旬就已经撤离,“他们租了5个工位,每个工位1个月租金900元,整间屋每月租金4500元”。

  在ofo2017年搬进Officezip时的一张合影中,公司员工数量为21人。去年11月27日,ofo济南方面一位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运营团队大概10人。”

  彼时,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济南这边是正常运营的,正在找新的办公室。”对于员工数量的减少是否涉及到裁员,该人士给出的解释是:“确实有过,但我们不叫裁员,我们是为了优化效率,优化了一部分。”

  不过,这种优化的程度却超出想象。7月2日,上述曾接受采访的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承,其(接受采访后不久)就已办理离职手续,目前已经彻底离开了共享单车行业。

  “市区确实还能见到小黄车,但相当一部分已经损坏,而且这些车大都散落在犄角旮旯。”一位共享单车企业的运营人士表示,ofo在济南已经没有了管理人员。

济南二环北路的这些单车,不知将要被清运到何处。摄影:每经记者 彭斐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ofo方面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ofo在济南尚有3名运维人员,其中市区只有两人,另外一人在长清大学城,他们目前已划到石家庄代管。

  交警部门曾向ofo总部发函

  这让相关主管部门也有些“抓狂”。“一开始他们资金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就要求他们总部派人管理,正常开会都找不到人了。”济南交警方面人士称。

  7月3日,哈啰单车负责济南华山区域的一位运维人员表示:“我凌晨5点就出门,一直干到晚上8、9点,这半年一直就没见到过小黄车的同行。”而据济南火车站某单车企业运维人员透露,“每天一大早他(小黄车运维人员)还会来整理下车辆”。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济南火车站东侧停放了约500辆共享单车的指定区域,小黄车的数量不足10辆。

ofo济南未了局:管理团队无人留守 交警部门已着手清理_学车小伙酒后开车

济南火车站附近的共享单车停放处,小黄车数量较少。摄影:每经记者 彭斐

  目前,在济南拥有“合法身份”的共享单车只有摩拜、ofo和哈啰三家。对于投放量,各家都未曾公开。截至目前,也无具体官方数据公布。

  去年11月,尚未离职的上述ofo济南相关人士表示,ofo在济南投放了总共不到两万辆单车,大概一万多点,“所以你就能明白为什么见不到我们的车”。

  然而,散乱在济南街头巷尾的小黄车,如今大都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我们是人手不够,整个(济南)市区才两个人,长清也有一个。”7月3日,一位ofo济南运维人员表示,车辆现在很分散,相当一部分停在小区里。

  提到ofo在济南的现状,济南交警方面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马路上能正常骑行的(小黄车)还有,但没有维修、调运、管理的,他们在济南没有负责的了,我们还给他们总部发过函。”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济南交警部门的发函,可能遭到了ofo总部方面的无视,回收小黄车俨然成为了交警部门的一项工作。“我们给他们总部发函要求他们过来管理,但始终找不到人。”该交警方面人士称,“各个区正组织人手,慢慢给他们(小黄车)收了”。

  相比于街头难觅的小黄车,济南的ofo用户,仍面临着一个全国性问题——退押金难。“去年8月份就想退,到现在快一年了,还在排队。”让ofo用户崔女士头疼的是,她现在退押金的排队位置在723万位。

  用户忙着退押金,而ofo济南仅有的3名运维人员忙着担心自己的工资。ofo济南运维人员告诉记者,“本来每月10号发工资,3800多块钱工资,但6月10日就发了1000块钱,剩下的到现在还没发。”

  对于ofo济南运营的最新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ofo总部,但截至7月5日下午5时截稿,对方仍未回复。

上一篇:【7.8公益跑】山东平安产险开展公益跑活动_曝芈月传收视被偷 | 下一篇:国务院:支持跨境电商等新业态发展_谢广坤胖成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