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as  as .  xxx  xxx a 2 2  as 6771 6771
您所在的位置:济南新闻网 > 家电 > 济南版“法医秦明”来了!伤情鉴定经常有争执,女法医照样操刀_河北民警抓捕牺牲

济南版“法医秦明”来了!伤情鉴定经常有争执,女法医照样操刀_河北民警抓捕牺牲

共有 2 页 来源:jnxw.fytkclb.com 更新日期:2019-06-28 浏览:

  6月17日—6月25日,记者蹲点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跟法医吕国庆、陈蓬波、韩化霆团队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从毛骨悚然的命案现场,到幽森冰冷的尸体解剖室;从罕为人知的重案核心,到几十年几千具尸体,法医职业生涯中的惊悚刺激,满足了猎奇者的探知欲。

  除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刺激体验之外,法医日常时间大部分是在精益求精的工作过程中,甚至在日复一日的口舌之争中度过的。现实生活中的法医跟影视剧中的镜头又有大不同。

  跟伤者磨嘴皮子

  在普通人思维里,“尸语者”“冰冷”“惊悚”可能是对法医工作的诠释。但在现实生活中,法医的工作并非只是让尸体说话,更多的则是进行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也就是俗称的“伤情鉴定”。“这项工作,几乎占到我们日常工作量的80%。”法医陈蓬波一边弯腰查看伤者的CT片子一边说,在法医日常工作中,消耗掉他们大量时间的,是跟伤者磨嘴皮子。

  鉴定报告的评定结果会直接决定案件的走向,这就要求法医要精益求精,剥离各种主客观干扰因素,最终做出审慎的判断。

  但有时候,伤者基于各自利益出发,会刻意隐瞒实情或者夸大病情,这就要求法医要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火眼金睛,剔除虚假,去伪存真。在跟伤者沟通过程中,法医要跟对方反复了解沟通案情和伤情,防备对方陈述中不期而至的谎言。

  此外,因用途不同,医院的诊断结论与法医的伤情鉴定会有差别。例如病历中写了“疑似骨折”,这就需要法医做出甄别,甚至需要通过专家会诊的形式,确定到底是不是骨折。

  两张片子与三根肋骨

  在不少伤者眼中,伤情鉴定就是法医用器具对伤疤进行简单的比量,但事情远非这么简单。

  今年5月7日凌晨,一名48岁男子被另一名男子打伤胸部,时隔半月后的5月21日,吕国庆接到派出所委托,对受伤男子进行伤情鉴定。伤者提供的案发当天去A医院就诊的医学影像片等材料显示,男子左侧第3、第9根肋骨骨折。然而,在吕国庆对伤者进行伤情鉴定时,男子却当着法医的面说,自己右侧胸部疼痛。

  “看完影像片后,我只发现左侧存在2处陈旧性骨折,但鉴定过程中男子却手捂右侧胸部,实际情况与就诊材料存在矛盾。”从业20年的资深法医吕国庆果断要求伤者进行复查。

  5月21日下午,伤者到达B医院复查,一天后复查结果出具。让人称奇的是,按照B医院的诊断结果,男子右侧第7根肋骨新鲜骨折,而左侧的两根肋骨为陈旧性骨折。时隔15天,两家医院两份结论不同的医学诊断说明,一时间让这次鉴定扑朔迷离。

  为了确保伤情鉴定的准确,吕国庆亲自带着两份诊断报告,寻求第三方专家会诊。

  通过会诊案件定性也渐渐浮出水面。三处骨折,左侧两处右侧一处,是在不同的时间段形成的,“右侧第7肋骨骨折为案件外伤导致,而左侧第3、第9肋骨为陈旧性骨折,并且骨折时间早于案发时间”。

  眼见隐瞒不过去,当初来法医门诊进行伤情鉴定的伤者也道出实情。原来,在5月7日被打之前,男子曾不慎摔倒,致使左侧胸部受外伤。

  大吵大闹让法医改结论

  伤情鉴定事关受害者和行凶者双方的利益关系,受害者一方的主观意愿如果没有达成,就会跟法医争执起来。而这,也是法医日常工作中最为头疼的事情。

  “比如他在医院住院的时候,大夫会尽可能地把所有的疑似病情都写到病历或者影像学报告上,而他拿着这个材料来做鉴定,我们的职业要求必须剔除一切疑似,只做肯定项。很多时候,这就会让伤者心理上接受不了。”韩化霆是历城刑警大队唯一一名女法医,工作过程中如何让伤者认可鉴定结论,成了她最费心思的事情。

  这样的忧虑,并非只有韩化霆才有。作为从业20年的资深法医,吕国庆有着同样的感受。在处理“三根肋骨”疑难伤情鉴定过程中,他反复端详着医学影像片,仔细分析就诊报告。“哎呀!如果告诉伤者,他只有一根肋骨骨折,而不是三根,他会不会在办公室拍桌子?唉,拍桌子这事,但愿别再发生了……”坐在电脑前看着片子,吕国庆喃喃自语。

  在过去很多年的法医从业经历中,因为法医做出的伤情鉴定结论没有达到伤者的预期而引来投诉的,并不在少数。陈蓬波说,根据法律规定,对伤情鉴定结果不认可的,可以向上级伤情鉴定机构提出复检,如果对复检结果仍不满意,可以向具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提出复检。但是,部分当事人却习惯用高声吵闹的方式,力图让法医们改写结论。

  路人仗义出手面临刑罚

  法医每天经手的伤情鉴定案子林林总总,大多涉及打架斗殴。透过案子,可洞悉大千世界,品味百态人生。

  6月19日下午3点,一名戴眼镜的瘦削小伙子,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走进了历城刑警大队法医门诊做伤情鉴定。法医的鉴定结果是案件接下来是否进入司法诉讼环节的法定前提,也是将来罪与非罪的关键一环。涉罪,则案件的另一方将终生带有刑事犯罪的记录;非罪,那么就接受行政处罚。

  根据小伙子的陈述,他在遭遇殴打后眼睛下部的眶下壁骨折。从初步检查的结果来看,这名小伙子被打得不轻快。而他之所以遭到殴打,说起来有些让人意外。半月前的一个夜晚,小伙子与朋友聚餐,女友担心他喝酒太多伤了身体,便多次打来电话询问几点结束。接近凌晨4点,小伙仍未回家,女友便找到小伙子聚餐之处。

  然而酒令智昏,小伙子对找上门来的女友并没有感恩,反倒觉得对方让自己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他勃然大怒,竟然冲着女友动了粗。看到男人当街打女人,一名体格健壮的路人“路见不平一声吼”,一拳挥向小伙子的面部……挨了一记重拳,小伙子的眼部剧烈灼痛,眼镜片划破了眼睛周边的皮肤、肌肉并伤及骨头……他的女友心疼不已,当即冲着那位“仗义出手”的路人大吼大叫并拨打110报警。

  这起案子的伤情鉴定材料还需要进一步补充,一旦构成轻伤,则意味着那位路人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这算见义勇为吗?”听到记者这样问,法医吕国庆正色道:第一,见到这一幕可以拉架,好言相劝,不可以上前动手殴打;第二,虽然路人的动机是好的,但法治环境下不允许以极端的方式私力救济,要不然社会秩序就乱了,所以,依法治国任重而道远。

  人物画像

  女法医:解剖室里能操刀

  影视剧中的法医,冷血而不苟言笑。记者眼前的老吕,热情、幽默、爱开玩笑,活脱脱一个中年版的“老顽童”,而嬉笑怒骂之间,却也夹杂着生活的至理哲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老吕口中最爱叨叨的便是这句话。

  老吕之所以想穿警服,要从初中说起。彼时,正读初二的他骑车回家,由于路面坑洼不慎摔倒,危急关头一辆警车停在他身边。车上走下来一位民警,对他嘘寒问暖。此刻开始,他就下定决心要当一名警察。

上一篇:影驰发布HOF PRO M.2固态 可选500GB/1TB/2TB_金海心近况 | 下一篇:济南“最强大脑”+人脸识别,共揪出143名酒司机!_国庆祝福语短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