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as  as .  xxx  xxx a 2 2  as 6771 6771
您所在的位置:济南新闻网 > 教育 > 年均曝光300余起儿童性侵案 与性教育“缺位”不无关系_奇葩说决赛现最美观众

年均曝光300余起儿童性侵案 与性教育“缺位”不无关系_奇葩说决赛现最美观众

共有 2 页 来源:jnxw.fytkclb.com 更新日期:2019-07-08 浏览:

年均曝光300余起儿童性侵案 与性教育“缺位”不无关系

  6日,莱芜一家幼儿园的孩子收到女童保护基金莱芜爱心志愿团队发放的“防性侵手册”。儿童性教育和儿童受性侵问题该引起学校、家庭和社会更多关注。

年均曝光300余起儿童性侵案 与性教育“缺位”不无关系

6日,卞新玲为孩子们讲解防性侵知识。

  性教育之于儿童,相当于安全套之于成人,作用同样是保护。

  “我对宝宝的性启蒙教育和死亡教育都比较早,大概3岁就开始了。”济南85后妈妈刘艳说。近日,上海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猥亵女童事件曝光后引爆舆论,在关注事件本身之余,家长似乎更应该反思对于孩子的性教育是否做得及时、到位。

  无法被准确认知的“隐私部位”

  “小朋友们,一定要记住身体的隐私部位不能让人随意触碰,被衣服遮盖的地方也不行。”5日上午,记者在济南莱芜莲河学校见到了正在上课的卞新玲,她是“女童保护”公益组织的讲师,这个组织致力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这堂课,卞新玲讲的是《爱护我们的身体》,听课的是幼儿园大班学生,年龄普遍在6岁左右。

  有关“身体”的课持续了大概45分钟,卞新玲从简单指认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互动,“鼻子、眼睛、嘴巴、胳膊、头发……”根据卞新玲的指令,参与互动的孩子快速移动着手指并准确反馈了信息。“屁股!”当孩子们听到这两字并把手放到臀部时,整个班的小朋友哈哈大笑起来。“小朋友们,说到屁股,你们为什么会笑?”卞新玲问。“因为要放屁!”一个小朋友回答,但这显然不是正确答案。

  “其实,大家下意识里会有简单的认知,屁股和身体其他部位有区别。”卞新玲说。课件的PPT被翻到一个男童和一个女童穿着内衣的卡通图像,内衣遮着的就是人体的隐私部位。卞新玲让4个男孩前去指认哪个部位是男童的隐私部位,只有一个孩子将手指放到了内裤遮住的部位;3个女孩前去指认女童的隐私部位,2个孩子成功指认了胸部和内裤遮住的部位。根据记者的观察,3个成功认出隐私部位的孩子也并不是顺利指出,是卞新玲做了相应的引导,她说:“可能也跟孩子年龄有关,小学阶段的孩子,3年级的学生认知度就比较高。”

  幼儿园在什么阶段开始有意识告诉孩子们什么是“隐私部位”?莲河学校幼儿园大班班主任亓冰雪说:“本来应该在大班上学期,但是现在有些孩子看动画片、电视多了,早熟,中班下学期的安全班会上已经开始讲相关的内容,但没有过多强调。”

  关于性教育,现在缺位了吗?

  “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呀?”“爸爸,为什么妈妈的胸部比你的大呢?”“妈妈,你有小鸡鸡吗?”……

  对于这些孩子从两三岁就开始好奇的问题,不少父母不知道怎么面对,用类似“垃圾桶捡来”这样的回答搪塞过去。但也正是这样,父母错失了一次次有关性教育的最好时机。刘艳的女儿在上幼儿园之前就问了“我从哪里来的问题”,刘艳买了儿童性教育绘本《小威向前冲》,“小威是一个小精子,他和3亿个朋友一起住在布朗先生的身体里,参加游泳比赛赢得了美丽的卵子。”

  对于女儿的性启蒙教育和死亡教育,刘艳在女儿3岁左右就开始了,她告诉女儿:“除了妈妈、姥姥、奶奶,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碰女儿的隐私部位,包括爸爸、爷爷和姥爷。”幼儿园体检,她前一天就会嘱咐女儿什么地方不能让医生碰,女医生也不可以,“因为在体检期间,没有特殊情况,医生是不会检查孩子的隐私部位。”

  “只有沫沫的妈妈在家时,我才会给她洗澡。”张鸣的女儿今年上幼儿园中班,作为爸爸他会有意识地回避“孩子洗澡”这件事。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根据每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发现,2018年曝光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从案件总数上看,2018年数据较往年相对较低,但案件平均受害儿童人数上升明显,由2016年、2017年的1.8人、1.6人,大幅上升到了2.37人。有关人士认为,频频见诸报端的儿童性侵事件与性教育的“缺失”有关。

  通过交流,刘艳、张鸣这两个家庭对孩子的性教育并不是刻意进行的,更多的时候是“见缝插针,合适的时机就说”。这两个样本家庭生活于城市,而且夫妻双方均是高学历。但据公开资料显示,越是经济发展落后的地方,性教育越落后,儿童性侵案例越多。

  “我记得很清楚,第一堂课是在山口小学讲的,一个乡村教学点,1-3年级加起来一共20来个孩子。”卞新玲说,去讲课的时候很紧迫,就是因为有个女学生在放学路上被邻居拉扯,差点受到侵害,也正是这样,第一堂课选择了山口小学。

  “错的是坏人,而不是你们”

  “对这些还没长大的孩子,那些大人都干了些什么事啊。”这是2011年韩国上映的电影《熔炉》里的台词,影片以2000-2004年间发生于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中性暴力事件为蓝本改编。

  卞新玲在讲课时提道,“孩子们,有人触碰了你们的隐私部位,让你们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万一万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要记住错的是坏人,不是你们。如果受到侵害怎么办?不要洗衣服、不要洗澡,告诉家长,要去医院做检查。”

  卞新玲说,自己之所以参加“女童保护”公益组织是受弟妹陈晓云的影响,“另外一方面是母性泛滥吧。”陈晓云是莱芜“女童保护”公益组织发起人,一名人民警察。她跟记者说,在基层派出所、刑警队、法制科工作的十几年,经历过许多儿童性侵案。即使犯罪嫌疑人得到了相应的惩罚,但对孩子造成的伤害是一生的,对社会对家庭的坏影响也是难以挽回的。

  “很多强奸和猥亵案件没有进入司法程序。”这是女童保护微信公号推送的一篇文章中律师的观点。在中国,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很多受到性侵害的儿童或家长选择忍气吞声,不报案;再就是由于缺乏相应的证据,公安机关无法立案。

上一篇:“选择济南、共赢未来”大学生就业创业招聘会举行_张柏芝回应传闻 | 下一篇:长清长城村挖出元代古墓_音乐快递2012
更多